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34 歐美研究 一步依賴 (Carr, 2016: 12)。不過,美國這種在數據領域的技術優 勢,自二十世紀末期卻開始產生轉變並面臨來自中國的挑戰。 首先,就技術消長而言,中國在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指導下 經濟持續成長,當時韓國、日本及美國等先進技術國家,皆被中國 廣大土地及廉價勞力所吸引,這些來自其他國家的資金及技術投 入,使中國逐漸成為世界工廠 (Friedman, 2005)。然而中國似乎借 鏡過去美國藉由掌控前一代通訊協定 TCP/IPv4 所建立的戰略高 地,因而能主導網際網路的發展走向,故也開始積極投入新一代網 際網路協定TCP/IPv6 的發展。由於全球網際網路使用人數不斷激 增,特別是中國大陸各地區自二十一世紀初迅速增加的網民 (Netizen),加之行動裝置及智慧電器的普及運用,故過去TCP/IPv4 協定設計所能供給的232 (亦即4294967296) 個最大位址數量已不 敷使用,而新一代通訊協定 (即TCP/IPv6) 的發展主要便是希望擴 大提供網路位址至2128 (亦即34028236692093846346337460743 1768211456) 個,以有效解決過去網路位址不足 (IPv4 address exhaustion) 的問題 (中國互聯網絡資訊中心,2016)。而另一個例 子則為中國強力支持發展以非拉丁文顯示的網域名稱標準;考量全 球性的互通與溝通需求,故過去全球資訊網 (WWW) 網域名稱皆 以英文字母顯示,然而由於網域名稱多與各公司商標權鏈結,故若 能控制網域名稱的分配與註冊,將可藉此對各需求單位收取費用。 不過中國身為網際網路使用的後進者 (late comer),現時雖早已是英 文域名的最大註冊國,但過去卻僅能依附原西方主導掌管全球域名 規範的網際網路名稱與數位位址分配機構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 ICANN) 既存分配體制繳交費用使 用 (Drezner, 2004);故中國若能藉由開闢新的域名使用標準 (即中 文域名),便能主導華文網域商標需求,尤其當各國公司覬覦華人市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