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32 歐美研究 事實認定採取關稅制裁,引發自2018 年7 月起之貿易戰 (李淳等 人,2021)。最後,川普政府甚至於2019 年6 月的《印太戰略報 告》(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 亦維持這樣的威脅認知,並直稱: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試圖通過利用軍事現代 化,影響作戰和掠奪性經濟來脅迫其他國家,意圖重塑秩序,使該 地區符合其利益」(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9)。 依前述政策文件觀之,如果大國政治的戰略競爭源自於權力爭 奪的本質,那依據美國的《印太戰略報告》內容,川普總統的執政 團隊似乎認為這種權力爭奪的本質,在數據領域便需被解讀為誰掌 握定義遊戲規則的能力,誰就具有標準建立 (standard setting) 的權 力。在ICT領域中,由於各網路設備需相互透通連結,這便使得標 準的律定非常重要;換言之,標準的設定本身便是一種政治實力的 呈現,因為本質上它代表著對於科技走向的議題設定 (agenda setting) 能力。故川普政府之於中國的威脅認知,並不僅限於中國 意圖利用ICT形塑政治意識、透過病毒散佈或消息渲染來影響選民 政治抉擇,抑或發動網路攻擊而摧毀或癱瘓對手網路;其認知中國 「達成實現霸權的最終目標」(Mearsheimer, 2001: 2),乃在於透過 規則制定的手段來宰制科技走向。因此川普總統執政團隊必須制定 適宜的政策以回應這種網路科技的競爭,但是這種安全挑戰的本質 將不是介於抗衡或扈從的權力抉擇,而是取決於誰為網路科技規則 的制定者而非規則接受者的科技競賽。延續這樣的數據權力視角, 以下分就數據權力如何轉變並形成國際「結構」,以及川普政府在 認可新「結構」後所採取之政策應對,進而探討這些政策如何對中 國與世界造成影響。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