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31 避免的原因是雅典 (例如中國) 實力的增長和斯巴達 (例如美國) 因此而起的恐懼」,這也使得本文須判明川普總統對於中國數據權 力增長的威脅認知。 在判斷一個國家的威脅認知上,國際關係學者摩根索 (Hans Joachim Morgenthau) 在《國家間政治:權力鬥爭與和平》(Politics among Nations: The Struggle for Power and Peace) 提出建議:「如 果要使一國外交政策的取向具有意義……我們必須將自己置於該 國政治家的位置」(Morgenthau et al., 2005: 4-5)。換言之,如希企 瞭解川普政府對於中國網路安全的威脅認知時,便必須透過當時川 普政府官方論述與政府文件來掌握其對中國的威脅認知取向。事實 上川普政府自上任以來即不斷強調「使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的論述基調,並深信中國正逐漸挑戰美國的全球領導 權,這可從以下事件發現端倪。首先,過去歐巴馬總統時期雖將中 國定位為競爭性 (competition) 但卻不是對抗性 (confrontation) 國 家 (The White House, 2015: 24),然川普卻於2017年就任後的第 一份《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NSS) 便明確指明 中國為「修正主義強權」(revisionist power),並在各不同領域與中 國的摩擦加劇 (The White House, 2017: 25)。其次,正如2017年 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所述,美國政治菁英現判斷中國將企圖主 導「一種反對美國價值的世界走向」(25),並意圖使用「科技與資 訊」(technology and information) 來建構有利於中國的權力制衡機 制。其三,即使美國過去極度倡導自由貿易 (free trade),但自川普 總統任內卻改為強調美國優先的公平貿易 (fair trade),並於2018 年3 月向世界貿易組織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控告 中國違反智慧財產權保護條款,而其任內雖多次依1974 年貿易法 第301條款就他國不公平貿易行為調查,但最終僅明確就中國作成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