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30 歐美研究 外交行為也會有所差異。故這種同時包含「外部」(結構) 及「內部」 (行為者) 兩層次因素的政策分析,被國際關係學者稱為新古典現實 主義 (neoclassical realism) (Rose, 1998: 146);而有關新古典現實 主義的因果主張如圖1所示: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 圖1 新古典現實主義的因果主張 參、國際外部結構與美國內部威脅認知 雖然米爾斯海默 (John Mearsheimer) 於《大國政治的悲劇》 (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指出:「大國很少滿足於當 前的權力分配。相反的,他們隨時具有強烈動機改變世界局勢以滿 足他們。他們幾乎總是有修正主義的意圖,並試圖等待合理時機以 武力改變權力平衡」(2001: 2)。不過就中美的網路科技競爭而言, 即便本案例中被視為自變量的中國所擁有之權力,在數據領域的發 展反映此理論預測,然歐巴馬以前的領導人在面臨中國挑戰美國建 立之既有秩序 (status quo) 時,其外交政策行為卻仍保持交往而非 全面抗衡。這樣的實證觀察反映出第貳節所說明的分析取向,亦即 客觀的結構性因素雖提供衝突發生的可能基礎,但特定國家最終的 外交行為抉擇仍需仰賴中介變量,亦即各國不同時期領導人主觀的 威脅認知。畢竟正如希臘作家修昔底德 (Thucydides) 於《伯羅奔尼 撒戰爭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中指出「使戰爭不可 (外部) 國際結構 國家外交政策 自變量 中介變量 因變量 (內部) 國家行為者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