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28 歐美研究 等強烈的網路安全政策,反制中國在科技領域的影響力,顯見無論 中美間數據權力結構性因素如何消長,美國對於中國數據領域的政 策應對,最終仍須受到國內領導人對戰略環境解讀而制約。也因此, 為精進國內學術社群瞭解此數據領域的國際性重大發展過程,本文 採用國際關係學理上外交政策分析的途徑,並置重點於瞭解 2017 年至2020 年川普總統執政期間的網路安全政策,進而探討這樣的 局勢發展對中國以及世界之後續影響。 依此,行文脈絡說明如次:首先,由於本文是就新興網路安全 議題的政策分析嘗試,故於第貳節預先說明網路安全與外交政策分 析取向的理論關聯;其次依設定之分析途徑,於第參節檢視當時川 普總統之「威脅認知」(threat perception),並進而說明所採取之分 析框架;然後依說明之分析框架,分別於第肆節簡短回顧歷史上中 美數據權力消長的遠因,以及於第伍節探討這樣的發展如何形成結 構性變化;其後於第陸節回顧川普總統威脅認知下的政策應對與效 果,最終於第柒節檢討這樣的變化對中國與世界後續局勢之影響, 並於第捌節執行理論反思與總結。 貳、網路安全政策與外交政策分析 一般而言,一個主權國家為維護自身利益所採取的對外官方行 為屬外交政策,也因此本文有關美國政府應對中國數據權力崛起的 官方網路安全政策作為,亦屬於廣義外交政策。然而,國際環境數 據權力變動的結構性因素,並不是決定美國外交政策行為的唯一依 據。事實上過去著重國際結構 (structure) 變化的國際關係理論往 往遭詬病僅能提供就一國所處戰略環境的「趨勢」(tendency) 分析, 而非具體「行為」(behavior) 分析 (Rose, 1998: 171)。也因此華茲 (Kenneth Waltz) 於 1979 年出版的《國際政治理論》(Theory of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