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08 歐美研究 仍採取「戰略模糊」而沒有調整為採取「戰略明確」的政策。川普 政府上任之初對中國限時要求跨國公司更改臺灣的屬性名稱,亦沒 有強烈回應。川普總統與政府國安團隊好在不是完全一體,方使得 對臺關係有成長的空間。 國務卿龐培歐、國家安全會議官員 (波頓、歐布萊恩、博明)、 國防部長艾斯伯、智庫與主流民意等,而不是川普總統本人,使得 美臺關係得以往前邁進。這或許說明了新古典現實主義的國內政治 所涉及的諸多中介變數,不是川普總統一個人說了算,當國家安全 幕僚團隊與國內不同機構將中國視為「主要威脅」,川普難以完全 扭轉,也提供了解川普政府對臺政策的合理途徑。中國共產黨與習 近平對新疆、香港與臺灣的政策,加上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簽署, 促使川普政府轉為更快速、密集支持臺灣。可惜的是,推動對臺灣 的友善行動集中在2020 年下半年,而需提升關係的事項又有許多, 來不及一一完成。 美國國會提供川普簽署涉臺法律的機會,也將美臺關係建立在 國會對中國共產黨及習近平的不滿之上,中共在美臺關係提升上所 發揮的助力不少。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國會涉臺多項法律,除了需要 回應國會支持臺灣的聲浪,亦可將北京的反彈導向國會,而非川普 本人。更何況,美國總統可以選擇性執行「國會的意見」。然而, 川普政府不斷呼籲臺北需要提升不對稱戰力,也大幅對臺軍售,形 成他是對臺灣最友好的美國總統印象。相較於臺灣保證法與國防授 權法呼籲協助臺灣儘快提升不對稱戰力,川普簽署的臺灣旅行法、 臺北法是過去總統所沒有的法律依據。當川普總統忙於競選、與習 近平關係因新冠疫情而惡化,龐培歐具體執行「國會的意見」,為 美臺關係與臺灣的外交處境,開拓新的空間。川普總統簽署的2018 年亞洲再保證倡議將40 年以來口頭對臺灣安全的「六項保證」予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