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207 的企業、機構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33 北京有意使他們在卸任之 後的出路受到影響,這些卸任美方官員也無從反制裁,但中國與共 和黨的關係卻更加疏離。 伍、結論 川普總統個性與領導類型屬於「負面-積極型」,除形式風格 難以預測,透過推特開除閣員、退出多邊國際機制,破壞美國傳統 的外交運作。一如尼克森總統的中國政策,開啟美中關係正常化的 大門,川普對中國展開貿易與科技戰,使美國對中國敵視政策的雛 形逐漸明顯。一如詹森總統是交易型的總統,川普在就任總統之前, 想在臺灣議題上促使中國大陸對美國讓步,上任之後不再接聽來自 蔡總統的電話,也是與習近平的一種交易。如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 所言,川普一提到臺灣,就感覺不易消化,深怕臺灣有礙川普對中 國貿易戰的戰略。川普一上任就對習近平承諾「尊重一個中國政 策」,不再接聽蔡總統電話,顯然藉此交換北京在中美貿易問題上 的讓步。川蔡通話或許為「川普的臺灣麻煩」拉起序幕,也讓北京 更加警戒川普對臺的政策動向。川普總統沒有因避提臺灣,就因而 改善美中關係,在美中貿易協定之後新冠疫情肆虐,致使美中關係 再度惡化,難以認定臺灣是川普任內美中關係惡化的主因。川普在 意他能否連任,追求美國經濟成長,對中國的貿易科技戰成為政策 的最優先,在外交與國防安全雖協助臺灣,卻不是他的優先順序。 川普總統任內極少公開提及臺灣,對美國面對臺海緊張或危機時, 33 其他被制裁的卸任官員有納瓦羅、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前首席策士班農、亞太助 理國務卿史達偉 (David Stilwell) 等。北京沒有列出制裁川普政府官員的完全名單, 國防部長艾斯伯沒有在名單之內。2021 年7 月,中國反制美方對香港制裁,對川普 政府商務部長羅斯等實施反制裁。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