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201 美國行政部門仍是主導美中臺關係的核心,國會通過的國防授 權法,行政部門在執行上可能消極以對,例如,美國較無法掌控的 國際組織僱用臺灣人民,雖然通過但要實際追蹤,要有精密的運作 夥伴,也需要臺灣確實掌握資訊,向美方 (尤其是國會) 提出結果 的報告,說明實際情況的落差。2020 年,中國戰機進入臺灣西南 「防空識別區」380次,2021年增加到961 次 (“2020 Saw,” 2021; Chang, 2022)。川普政府無法像拜登政府一樣,成功促使超過30多 個民主國家 (日韓澳英加與歐盟) 強調臺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 性。國防授權法關切臺灣在美軍到援之前,臺灣無形戰力已瓦解, 並先行妥協或投降,造成中國快速掌控臺灣的「既成事實」(fait accompli)。實際上,2020 年6月參議員霍利 (Josh Hawley,共和 黨,密蘇里州)、眾議員卡列格 (Mike Gallagher,共和黨,威斯康 辛州) 分別提出 S. 3936 及 H.R. 7423 的臺灣防衛法 (Taiwan Defense Act),早就擔憂臺灣被中國佔領的「既成事實」。 無論是臺灣保證法或國防授權法,加深北京對美國的猜忌,認 為是針對中國的另一項遏制法案,也是兩國之間關係繼續惡化的原 因之一。川普任內,美中臺呈現的三角關係較像是美臺「結婚型」, 中國繼續是孤雛,美臺則是親密的夥伴關係。臺灣進一步在美國的 協防之下,幾乎形成美臺對抗中國的格局。這些發展與中國在臺海 周邊、香港、新疆等強勢的政策推動有很大的關聯性。 肆、中國的回應:增加對臺灣海空的威脅 北京官方對川普的不可預測性惴惴不安,在川普任內的前三年 半,即使時常受到川普總統的羞辱,卻展現出「相當的克制」或「戰 略克制」(Navarro, 2021: 169)。中國學者專家認為川普政府使美國 自由國際主義的大戰略受到嚴重挫折,雖不再輸出民主,並降低對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