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187 一、強調美臺高層官員互訪的臺灣旅行法 2017年1月13日,俄亥俄州共和黨眾議員夏波 (Steve Chabot, 共和黨,俄亥俄州) 領銜與81位連署者提出臺灣旅行法案表示,限 制官員互訪是美國行政部門自行實施的政策,並非基於國會制定的 法律,美臺官員擁有共同利益,因此直接對話係屬平常,依照此法 取消該項限制,將可進一步強化美臺良好關係,期待能實現美、臺 總統互訪。夏波認為該法律僅關乎美臺關係,無意挑釁中國,因為 美臺雙方溝通不足,恐傷害臺灣,甚至美國的安全。5 月4日,盧 比歐在參議院領銜提出臺灣旅行法案。根據盧比歐的說法,早在 2016年9月,他與眾議員夏波分別提出2016年臺灣旅行法案 (U.S. Senator for Florida, Marco Rubio, 2016)。2018 年2月28日,參 議院通過臺灣旅行法案。參議員卡登表示:「中國一直在孤立臺灣 人民,只有美國領導階層能夠反擊這種攻擊行為;政府如今應該根 據法案採取行動,派美國高級官員前去會見臺灣的對等官員」 (U.S. Senator Tom Cotton of Arkansas, 2018)。川普總統旋即於3月16 日簽署臺灣旅行法,引發國際媒體關注美國國會議員訪臺除受預算 編列使用規範之外,在政治上受到中國干擾的強度較低 (請見表6)。 然而,臺灣旅行法推動的主要對象是高層官員包括閣員的互訪。 美國川普總統簽署臺灣旅行法之後幾天,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 平洋事務局主管政治及安全的副助卿黃之瀚訪問臺灣,不同於過去 大多是主管經濟的官員訪臺。黃之瀚在臺北公開演講中,表示臺灣 的憲政民主是整個印太地區的範例,美國政策的目標是協助臺灣強 化防衛得來不易的民主,不受一切威勢脅迫。雖然黃之瀚在臺灣旅 行法甫生效之後訪臺,但在此一法律簽署前就規劃訪臺,顯有不同 的意義,具有能見度及宣傳效果 (115th Congress, 2018: 351; Wong, 2018) (請見表7)。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