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172 歐美研究 斯 (Wilbur Ross);有擁抱熊貓派 (panda hugger) 的梅努欽,另對 中國立場強硬的納瓦羅,尤為川普所倚賴 (Bolton, 2020: 290-291; Rogin, 2021: 53-57; Woodward, 2018: 277-278)。12 川普對中國 的貿易與科技戰是「美國第一」的表徵,也使得美臺安全關係發展 必須與之相配合。 川普改變中國政策的面向很廣,從一開始接聽蔡英文總統電 話、將「一個中國」政策當作是貿易戰的交換籌碼,到美中貿易戰、 科技戰開打,到最後一年遏止中國不當影響力對美國的輸出,樣樣 影響美中關係。因此,北京宣稱中美關係瀕臨1979 年建交以來最 嚴峻的時刻。相較於之前的美國總統,川普政府公布的「中國評估」 官方文獻比較多,而且隨著美國2020 年大選到來,針對批判中國 的論點愈來愈多,也可清楚看出隨著川普與習近平關係冷淡,川普 的國家安全團隊對中國政策愈加強硬。 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雖以中國為主要對手,但不以軍事為 主,而是涵蓋經濟、政治、軍事等「綜合安全」面向。13 經濟層面 顯然是川普政府「印太戰略」的核心,論述與政策也較為完整。2019 年6月,美國國防部《印太戰略報告:戰略、夥伴與區域鏈結》(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 Preparedness, Partnerships, and Promoting a Networked Region),認為中國所造成的威脅,遠甚於俄羅斯、北韓 12 川普不滿意商務部長羅斯在2017 年5 月與中國達成初步協議,之後交由梅努欽、賴 海哲主談,也不滿羅斯對中興通訊罰款過重。 13 川普政府在2018年7月首先提出經濟戰略的三項倡議:(一) 數位鏈結與網路安全夥 伴關係 (Digital Connectivity and Cybersecurity Partnership),建構印太地區的數位基 礎設施;(二) 基礎設施合約與援助網絡 (Infrastructure Transaction and Assistance Network),成立跨政府的機制評估對外援助計畫及技術協助;(三) 亞洲強化能源發展 與成長 (Asia EDGE–Enhancing Development and Growth through Energy),促成能 源安全與美國出口的成長。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