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171 (五) 在南海島礁部署先進的反艦和防空飛彈,干擾美國軍機、 軍艦自由航行; (六) 漠視自由與人權,限制資訊自由流通,迫害宗教自由; (七) 透過基礎建設貸款,施行「債務外交」擴大自身影響力; (八) 遊說三個拉丁美洲國家與臺灣斷交,強迫美國公司更改 臺灣屬性歸類,破壞臺灣海峽的穩定 (O’Brien, 2020: 812)。 2019 年10 月,彭斯在威爾遜中心 (Wilson Center) (2019) 的演 說,關切香港民主示威遊行,相信臺灣追求民主,對所有中國人民 而言是一條較好的道路,但強調川普政府無意圍堵中國,不會與中 國脫鉤,而是要與中國發展建設性關係。 川普政府上任之初所建立的美中關係協商架構,改變過去小布 希政府的戰略、經濟雙軌高層對話,也改變過去歐巴馬建立的「戰 略及經濟對話」(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 大規模閣員一年 一次的對話機制。美中兩國所建立的對話由一個拆開為四個,分別 是「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 人文對話」四個高層對話機制。然而,外交安全對話在2017 年6 月、2018年11月舉行兩次,社會和人文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 話分別在2017年9月、10月只舉行一次。這些對話均在華盛頓舉 行,而且2018 年起至川普下臺就不再舉行,反映出川普最有興趣 的是,前後13 輪的美中貿易談判,及之後達成第一階段美中貿易 協定。川普總統有異於多次更換國家安全部會首長,對美國與中國 談判貿易協議的團隊幾乎未受到更迭,如白宮貿易與製造政策辦公 室主任納瓦羅 (Peter Navarro) 、財政部長梅努欽 (Steven Mnuchin)、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 (Robert Lighthizer)、商務部長羅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