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170 歐美研究 中國內部有許多認為美國衰退的聲音,可能導致中國高估自己的實 力,判斷可逼使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讓步。外交關係委員會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高級研究員格維茨 (Julian Gewirtz,現為 拜登政府國家安全會議中國事務主任) (2020: 62-72) 認為:中國必 勝的信念塑造了民族主義和官方外交政策,強烈地企求中國的意願 得到遵從,因此,美國必須讓中國知道此種看輕美國的評估是錯誤 的。在出任拜登政府官員之前的坎博 (Kurt Campbell) 與杜如松 (Rush Doshi) 撰文指出,對美國來說,衰退是選擇,而不是必然情 勢,而要遠離衰退之路可能就取決於美國必須起而行,勇於因應中 國的挑戰 (Campbell & Doshi, 2020; Doshi, 2021: 298-299, 318324)。這說明川普的決策除了思考美中綜合國力變化的自變數之 外,美國內部因素 (中介變數),也是美中臺關係的重要變數,導致 美國最後外交決策的產出。 國務卿龐培歐、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在2018 年4 月就任之後, 他們與副總統彭斯 (Michael R. Pence) 是川普政府批判中國最具 指標性的官員。該年10月,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 演講批評中國: (一) 竊取美國的智慧財產權、科技與軍事武器藍圖; (二) 施壓美國企業交出商業機密,若拒絕合作,就不批准在中 國的營業執照; (三) 施壓美國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 各州和聯邦政府官員,影響美國民眾輿論、干預美國民主 的運作; (四) 在陸海空及外太空削弱美軍的軍事優勢,意將美國趕出 西太平洋地區,阻止美國援助盟友;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