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169 川普政府就任約一年,在美中沒有軍事衝突、很短時間之內, 擔心美國脆弱及落後於中國,對中國的認知由歐巴馬政府的「潛在 夥伴」,修正為對美國有害的「難以改變的對手」(Hass, 2021: 1516, 20-22)。國家安全會議 (2017年12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國防部 (2018 年1 月)《美國國防戰略》(Summary of the 2018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將中國與俄羅斯 並列,視它們為「修正主義強權」(revisionist powers) (The White House, 2017;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8b),因渠等要創造 一個與美國價值及利益對立的世界。這說明川普對中國的外交政 策,受到美中國力差距縮小所帶來的國際權力變化影響 (自變數) 是明顯的,也包括美國國內政治 (中介變數) 的影響。 川普政府相信中國要在印太地區取代 (displace) 美國地位,擴 大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是美國的「戰略競爭者」,中國使用經濟 利誘、懲罰、操作影響力、軍事威脅,在南海建設島礁軍事化危及 貿易航線、威脅其他國家主權與破壞區域穩定,而中國的短期目標 是「追求印太區域的霸權」(The White House, 2017: 25;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8b: 2)。2018年2月,美國國防部的《核 武態勢評論》(Nuclear Posture Review) 則指出俄羅斯、中國「尋求 不對稱途徑與手段反制美國的傳統軍力」(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8a: 7),包括攻勢網路空間能力,嚇阻、破壞或擊敗依賴 電腦網路的美國軍隊,增加美國及其盟邦誤判與軍事衝突的風險 (2018a)。 川普認為中國是美國的最大競爭者,而中國如何處理與美國的 關係,將決定雙方是否為競爭者而已。不僅是共和黨政府,連多位 後來進入拜登政府擔任官員的民主黨專家也持類似的看法。例如,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