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166 歐美研究 二、川普總統對美中國力變化的認知 川普對中國先有定調,《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 稍 後形成,而且偏重經濟戰略。川普當選總統之前,有幾本書籍描述 他對中國的主張,可歸納為:中國將是美國最大長期的挑戰,中國 終將在經濟上超越美國;中國必須停止人民幣貶值;中美相互需要 對方市場,但中國更加需要美國市場等。川普認為美國企業為了進 入中國市場,而漠視中國惡劣的經濟與不公平貿易行為,因此,必 須對中國強硬且前後一致。川普在《交易的藝術》(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 一書雖沒有提到中國,但可解釋川普日後對中國政策 的緣由,例如,當受到別人惡意對待或佔便宜,一定要反擊;要極 大化自己的選項,更要利用自己的籌碼及槓桿 (Trump & Schwartz, 1987: 48-54)。川普認為中國有兩面性,有「好中國」(提供教育、 住房、出國旅遊) 與「壞中國」(壓制異議者、控制網路、限制個人 自由等)。 川普自認是一位現實主義者、一位競爭者,中國的領導人是美 國的敵人,認定中國是朋友者,若非太天真就是能力不足。因此, 放棄歐巴馬對中國的政策,就成為川普對中政策決策的「最好預測 器」(Hass, 2021: 15-16; Rogin, 2021: 9-11, 33; Trump, 2016: 4852)。不過,川普總統認知的中國威脅侷限在經貿層面,認為擊敗中 國最主要途徑是阻止中國不公平的經濟成長,鮮有對中國政治或軍 事上嚴厲的批判,也未對伊朗擊落美國「全球鷹」(Global Hawk) 予 以報復,不被認為是「鷹派」(Bolton, 2020: 289, 403; Rogin, 2021: 39)。川普在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之後,利用臺灣、「一個中國」 來激怒中國北京,顯示他對美中角力的權謀思考。川普與蔡英文總 統通話之前,幕僚班農 (Steve Bannon) 與庫許納有事先的評估,但 川普認為只要使北京憤怒,使中國處於不利的地位,更需要接聽此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