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165 影響外交決策者的認知、決策,及政策的執行。相較於專注領導人、 中央決策者的「古典現實主義」,或忽略國內政治因素的新現實主 義 (neo-realism),本文運用新古典現實主義,除分析美中兩國的國 際力量對比,也觀察美國國內政治尤其是國會的因素,了解川普政 府對臺灣政策是如何形成。川普對美國國際領導地位遭中國的挑 戰,要讓「美國重新偉大」,顯然國際經濟結構影響到他的決策, 他的人格特質、領導方式及美國的戰略文化,也對他的認知產生影 響。川普總統終止歐巴馬的國防預算刪減,但並非以軍事抗擊中國 為重點,而是以經濟貿易及科技戰,追求經濟實力的極大化,消除 中國經濟安全的威脅。然而,國家安全幕僚不見得是像川普專注美 中貿易戰,對中國所形成的傳統安全威脅也相當關切。美國定期性 選舉,國會的監督與制衡,使總統當要快速進行重大外交決策時, 受到較多的限制。 美中是否因權力轉移,導致戰爭或「修習底德陷阱」 (Thucydides’s trap) 的辯論,在川普上任之前已經存在多年。有學 者希望美中領導人更加了解對方的思路,而川普可自行定位其概念 的美中大國關係 (Allison, 2017: 227, 235-236, 2020: 30-40; Westad, 2019: 86-95)。然而,相較於歐巴馬在中國政策上的溫和, 相信中國會發展多元及開放轉型,川普總統卻使美國對中國的戰略 思考出現典範轉移。川普扭轉歐巴馬政府的「國防自動減支」 (sequestration),上任前兩年提高20% 國防預算、對中國課徵高關 稅 (至2019 年共2,500 億美金)、嚴格限制中國投資或禁止採購華 為等資訊科技等,被視為美國與中國尋求關係正常化的「50年以來 第一位對中國展開全光譜競爭的美國總統」(Beckley, 2021: 227245)。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