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164 歐美研究 川普與習近平、國外獨裁者相處之道,認定川普是總統職位的錯誤 人選 (2020: 262, 386-392)。8 前眾議院議長萊恩 (Paul Ryan,共 和黨,威斯康辛州) 認定川普是「自戀型人格違常」(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無法共事而在2018 年 (48 歲) 決定不再連任 (Woodward & Costa, 2021: 6-10)。 相較於川普,歐巴馬或拜登 (Joe Biden) 政策走向較接近國際 關係的自由制度主義 (liberal institutionalism),亦即相信國際機制、 合作共贏,但川普與他們不同。川普被視為結束美國輸出民主與國 際領導「自由霸權」(liberal hegemony) 大戰略,轉為只顧美國及忽 略國際社會的「戰略克制」,被視為不自由霸權 (illiberal hegemony) 戰略 (Posen, 2018: 20-27)。川普總統對中國新疆集中營、香港「反 送中」大遊行等人權議題低調處理。川普總統對中國的政策,強調 追求「美國第一」,不能屈居中國之後,認為美國唯一的途徑是取 得相對更多於中國的經濟實力,幾近攻勢現實主義 (offensive realism)。從國際權力結構的自變數來看,無論是中國的名目國內生 產總值 (GDP)、軍事預算與規模,中國與美國的綜合國力差距快速 縮小。川普總統尤其認為中國所形成的經濟威脅是明顯的。 美國內部因素 (川普團隊意象、戰略文化、國家與社會關係、 國會、智庫等機構) 也影響到川普政府對中國的認知、決策與政策 的執行 (Ripsman et al., 2016: 59; Rose, 1998: 154)。9 國際政治 或外交政策理論中的「新古典現實主義」(neoclassical realism),結 合探討國際系統刺激 (systemic stimuli)、國家內部因素,觀察如何 8 伍華德與川普總統一對一訪談共541 分鐘。 9 後文運用四種途徑說明外交政策的形成,分別為國內政治理論 (innenpolitik theories)、 攻勢現實主義、守勢現實主義 (defensive realism)、新古典現實主義,請參見Gideon Rose (1998)。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