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163 共和黨內有一群不支持川普的前任官員,而川普在意幕僚的忠誠 度,也不會網羅批評他的「絕非川普」(Never Trumpers) 人士。這 限制了他在對外政策可任命官員的對象。川普授權幕僚,但不見得 都會接受閣員所完成的目標,甚至發言羞辱閣員,而他通常不會追 蹤或完全掌控情勢的發展。川普是一位強勢的決策者,所挑選的閣 僚意識形態較為一致,較不容忍不同意見,下指令甚於辯論,傾向 團體一致思考 (groupthink) 而非多元思考 (polythink)。川普的領 導風格傾向是任務導向 (task-oriented),而非結構導向 (contextoriented),較少注意國內結盟或國際結盟的必要性,不易改變立場 或意識形態 (Mintz & DeRouen, 2010: 51, 115)。7 川普沒有管理政府的經驗、快速決定、不守陳規、混亂時現, 任命國家安全相關閣員大多是突發念頭,透過推特宣布閣員去職, 一星期只有兩次聽取情報簡報,講比聽的時間多 (Bolton, 2020: 224; Rogin, 2021: 33)。川普執政四年 (2017/1-2021/1),在國家安 全會議、國務院、國防部三個與外交政策最相關的部會,首長更迭 頻繁。波頓 (John Bolton) (2020: 1-2) 指出,川普任內前兩年有豐 富經驗「大人軸心」(axis of adults) 的牽制,他們離職之後接續出 現較多唯唯諾諾的幕僚,使得川普總統決策崩潰。川普總統與部分 閣員幕僚在對中國大陸或臺灣的政策,所發出的政策訊號、時間序 列並不完全一致。若說川普總統個人與川普政府對臺灣的政策不完 全相同,並非過於離譜。川普女婿庫許納 (Jared Kusher) 認為川普 的彈性、易變是一種力量,但伍華德 (Bob Woodward) 對川普的17 次訪談而成的《盛怒》(Rage) 專書,提到川普個性與處事缺陷如下: 組織失敗、沒有紀律、破壞機制、缺乏穩定力量、不承認錯誤,對 7 多元決策亦導致次佳決策、有限檢視目標及風險、選擇性運用資訊、決策癱瘓等問題。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