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川普總統簽署涉臺法律及其政策意涵 161 並檢討國務院有關美國政府對臺灣交往的準則。川普政府派遣高層 官員訪臺,撥款預算主辦美臺「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lobal Cooperation and Training Framework) 活動,協助臺灣提升不對稱 戰力、遏止臺灣的邦交國繼續流失等,反映行政與國會對臺灣安全 的強力支持。然而,川普在其總統任內 (2017/1/20-2021/1/20)6 對 臺灣並非友好,而是有其他的因素促成美中關係進展。本文分為三 部分,首先探討川普個性及其對中國的認知與就任總統之前的「川 蔡通話」,其次,討論美國國會對臺灣安全的立法,最後觀察中國 對川普政府臺海政策的回應。 貳、川普的總統個性與對美中國力升降的看法 一、川普總統的個性 美國總統因為內在的個性正面樂觀或負面悲觀,外在的任事主 動積極或被動消極,而有四種類型:正面-積極型 (positive-active)、 負面-積極型 (negative-active)、正面-消極型 (positive-passive)、 負面-消極型 (negative-passive) (請見表1)。總統個性導致他對於 副總統、核心幕僚的挑選,對於戰爭或和平的選擇,與他如何認知、 評價中國領導人。與總統、決策者個性密切相關的是古典現實主義 (classical realism),亦即國家領導人對國際關係、人性的悲觀及主觀 評價,通常認定國家權力競爭為常態。強勢的總統不尋求閣員共識, 具侵略性的決策者則將造成追求擴張國家利益的外交政策。總統的 心理因素,如決策者的個性、認知及看待、回應其他國家情勢的外 交政策運作準則 (operational codes),是影響決策的重要面向。 6 即2017年1月20日至2021年1月20日。全文以此標註任期。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