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160 歐美研究 壹、前言 川普 (Donald Trump) 雖然是一任美國總統,但其對美中關係 結構的調整遠遠超過預期,在程度上也影響深遠。卡特 (Jimmy Carter) 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以來,柯林頓 (Bill Clinton) 總 統取消每年審議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支持中國進入世界貿易 組織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之後的小布希 (George W. Bush)、歐巴馬 (Barack Obama) 均相信中國可以自由化,接受一個 崛起的和平、繁榮中國,到了川普政府顯然就不相信此一論調。在 經過四年川普執政之後,美國對中國政策環境與結構產生重大的變 動,共和、民主兩黨對中國的戰略競爭者 (strategic competitor) 定 位,沒有出現重大的改變。1 川普總統簽署多項涉臺法律案,美國政府執行對臺灣政策的法 律依據,不再僅有臺灣關係法 (Taiwan Relations Act, Public Law 96-8)。2 臺灣旅行法 (Taiwan Travel Act, Public Law 115-135)、3 臺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 (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TAIPEI Act, Public Law 116-135),4 增加美臺高層官員互訪、協助臺灣確保國際地位的法 律基礎。此外,臺灣保證法 (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20) 被納 入 2021 年綜合撥款法 (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 2021, Public Law 116-260),5 要求行政部門確保臺灣在國際組織的參與, 1 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緝思指出,在40 輪對美國智庫、官員等有關人士的 訪談中,所有人都對美中關係不抱樂觀,甚至「悲觀情緒」比2019年的訪問和川普執 政的年代更多。請參見方冰 (2022)。 2 臺灣關係法1979年1月生效。 3 臺灣旅行法2018年3月生效,中國稱之為與臺灣交往法。 4 臺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2020年3月生效,又稱為臺北法。 5 2021年綜合撥款法2020年12月生效。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