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5202

法律人工智慧的法哲學反省 227 說將ALI僅視為執行法律的系統會錯誤地掩蓋了系統設計者作為後 設專業知識 (meta-expertise) 的爭議。63 他們本身並未受到民主正 當程序的監督,到底是如何將法律轉化為程式或是演算法也不清 楚。甚至,在將法律轉化為程式的過程中所產生的落差亦將由系統 的使用者承擔。64 從這個角度來看,歷史理念型與ALI 的緊張關係 並不亞於其他三種法治觀。 透過上述的檢討,我們已經可以見到ALI 是如何與法治的理念 產生緊張關係。不論是有限度的相容論或是最低限度的相容論在實 質理念型、程序理念型以及歷史理念型的法治觀下皆不成立。然而, 相容論者還可能會主張「好吧,我們在實質價值、法律程序保障以 及法律本體論是有不相容的可能。但是,讓我們著重ALI 如何促成 行動協調以及確保法律的落實。至少ALI 可以與形式理念型的法治 觀相容吧。」 最後這個相容論的主張值得我們認真對待,因為它將ALI 與法 律的關鍵特色聯繫在一起:ALI 可以促進行動協調。這將我們帶入 了法律與行動之間的關係之中。下節筆者將奠基於前面的分析,說 明ALI 如何會與形式理念型法治觀相容與相牴觸。 二、對於行動協調功能的反省 在討論形式理念型的法治觀與ALI 是否相容的議題前,首先必 須要明確定位,若形式理念型與ALI 相容時,到底是指什麼對象相 容?精確來說,是指ALI 可以塑造行動者的行動協調與行動模式, 63 後設專業知識一詞是來自於Pasquale (2020a) 在中研院主題演講的使用。 64 Lawrence Solum (2019) 在〈人造的智慧法律〉(“Artificially Intelligent Law”) 一文中 就以思想試驗方式說明這種自我產生規則與執行規則的人工智慧系統會面臨到的法 律授權 (delegation) 問題。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