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第46卷第3期 - page 412

412
歐美研究
Kingreen
提出社會保險人組織全面私法化的呼籲外,允許保險人提
供選擇性醫事服務提供契約以供被保險人選擇,也是強化競爭機制
的另一種展現
(
Becker, 2006: 65-78; Becker & Schweitzer, 2012:
B82-B86; Wallrabenstein, 2012: 818-825
)。
二、聯邦共同委員會頒布醫療服務指令之民主正當
性為何?
至於立法者將從多元複數的聯邦層級保險人協會整併為單一
聯邦健保保險人總會,同樣多元複數之聯邦委員會改造為單一聯邦
共同委員會,則引發健保決策機制及相關醫療指令之民主正當性疑
義。
(
)
問題開端:聯邦共同委員會所頒布醫療服務指令之法律
性質
承前所述,聯邦共同委員會頒布之各項醫療服務指令,對保險
人與醫事服務提供者雙方而言,乃是確認醫事服務提供範圍的規範
依據之一,也是確保所提供之醫療服務是否充分、合乎治療目的與
符合效益
(
ausreichend, zweckmäßig und wirtschaftlich
) 的重要指
標,甚至對藥物提供者等第三人亦有規範效力。聯邦社會法院將聯
邦共同委員會所頒布的各種醫療服務指令視為一種「法律具體化的
機制」(
Konkretisierungsmechanimus
),亦即被保險人依照法定健保
法第
27
條以下之規定,究竟能夠請求何種醫療服務,法律上無法
一一規範,乃委由聯邦共同委員會將醫療服務請求權的內容予以具
體化,其所制定的各項指令,不僅對內拘束參與聯邦共同委員會的
健保保險人與健保醫師公會代表,對於未參與聯邦共同委員會的藥
I...,402,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1 413,414,415,416,417,418,419,420,421,422,...VIX
Powered by Flipping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