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641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641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得宜的監禁條件與收容人尊嚴的尊重

641

由收容人處於有損尊嚴的監禁條件或環境中,此不作為即構成公約

的違反。歸功於人權法院的建構性解釋,起初未受到公約文本保護

的監禁條件,遂成為公約第

3

條直接保護的對象。人權法院無疑是

自行打造出一個等同於公政公約第

10

條的特別規定,填補了人權

公約規範上的缺口。此規範上的進步,不是透過公約議定書所形成

之人權目錄之「量的擴大」,而是透過人權法院所成就之人權之「質

的發展」

(Sudre, 2006: 8

)。對於此大膽的判例建構,法國學者

F.

Sudre

特別以〈公約第

3

條之

1

:符合尊重人性尊嚴之監禁條件請求

權〉為題來評論此新規定及其所創設之新權利

(Sudre, 2004:

1485-1500

)。

2.

特別保護的形成

Kudla

判決構成象徵性裁判,成為日後所有有關監禁條件之案

件不能不援引的先例。然而,進步未止於此。在

Kudla

判決後,人

權法院還調整第

3

條的適用條件,以強化對於收容人的保護,這主

要表現在放棄故意要件和減緩最低嚴重性兩方面

(Belda, 2010a:

91-96; Ecochard, 2003: 102-103

)。一方面,如前所述,不論涉及何

種惡劣處遇,公約第

3

條的適用是以當局行為之故意為要件。然而,

在實務上,此主觀要件將一系列非出於羞辱或貶損之意圖、卻可能

對收容人造成侵害的作為或不作為排除於公約保護之外。人權法院

遂於

2001

Peers

判決

65

中宣示:「雖然應考量到處遇之目的是

否在於羞辱或貶低受害人,但缺乏此等目的不能夠以確定方式排除

違反第

3

條之確認」(段

74

)。自此,故意要件在檢視事實時淪為次

要角色。另一方面,有鑑於監所收容人是被合法剝奪自由之人,因

此監禁條件所造成痛苦的最低嚴重性仍應超出正當處遇或刑罰所

65

CEDH 19 avril 2001, Peers c. Grè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