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itute of European and American Studies (IEAS)Conference-English Version
E.U. & U.S. Public Policy Forum Conference

川普勝選後的美中台關係

韋奇宏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助研究員



  本人分析川普未來可能的外交政策,焦點放在對中國以及台灣的外交政策。在美國的中國政策上,本文從經濟與安全兩個方面談起。

  在對中國的經濟政策上,川普選前揚言,如果中國持續操縱人民幣匯率,他將對中國產品進入美國課徵高額的關稅。然而,這是否可能? 從歷史經驗來看,在1992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民主黨候選人柯林頓誓言將中國人權與中國的最惠國貿易待遇掛勾在一起,這項承諾在1993年兌現。然而,在1994年,為數眾多的利益團體,最主要是商業界,要求柯林頓將人權與最惠國待遇脫鉤。在國內龐大壓力下,柯林頓只好放棄該掛勾政策。今天如果川普要對中國產品課徵高額關稅,中國勢必對美國企業實施報復性措施,使得美國企業蒙受損失。美國企業必然反對川普任何的關稅政策。所以川普的選舉語言,短期之內應難以兌現,畢竟美中的貿易戰爭是商業界所不願意樂見的。

  關於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這是否會造成美中關係惡化?從歷史角度來看,1930年的經濟大恐慌,因為國際經濟秩序缺乏一個領導者,各國政府競相貶值其貨幣,貿易戰爭最終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可是今天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是一個由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所建立起來的自由政經秩序。包含了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G-20以及G-8。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這個議題可以藉由國際經濟組織來解決,美國無須採取單邊的報復性措施。

  總之,川普對中國的經濟政策或受到國內與國際的制約。川普個人再怎麼unpredictable, 也可能會受制於結構性的制約。所以短期之內,美國對中國的經濟政策應無改變的可能。

  在對中國的安全(軍事)政策上,川普選前揚言,如果日本與南韓不增加其對軍費的分攤,他將會減少駐軍甚至撤軍。然而從美國利益來看,這是否可行? 如果美國從東北亞撤軍,日本必將軍事化,甚至發展核子武器以對抗中國。而從中國角度來看,是否歡迎日本的軍事化?不然,因為在武器科技與軍事人員素質上,中國皆不如日本。一旦日中進入軍備競賽,對中國將是一大威脅。同樣一旦美軍撤軍,南韓,台灣,越南等國家必然被迫增加軍事支出。一旦整個東亞進入軍備競賽,局勢將會變得不穩定。而美國在東亞有其龐大的經濟生產網絡,一個不穩定的東亞局勢必然不利於美國的經濟利益,甚至是安全利益。只要美國與日本還有南韓能夠達成分攤軍費的協議,美國應不至於減少駐軍或撤軍。

  在美國的對台政策上,應該會在民主這個共同的價值上繼續前進。雖然台灣號稱是不沉的航空母艦,但台灣對美國的地緣政治價值不應該被高估,畢竟美國已有日本與南韓等軍事基地。如同美國現在“放棄台灣”這個辯論顯示出,美中關係是比美台關係更為重要,所以很難說美台關係是奠基於台灣的地緣政治價值。而在民主價值上,是可以讓台灣增加對美遊說的影響力,尤其共和黨內的新保守主義者對台灣的支持是奠基於民主價值上。1979年,美國放棄台灣,但是並沒有對美國產生道德危機,因為台灣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可是假設今天美國放棄民主的台灣,會對美國身為一個民主老大哥產稱道德的危機,國際社會會對美國民主價值的承諾產生疑問,從而挑戰美國領導自由世界的威信。在1950年代,美國國內指責 “who lost China,”如果美國政府從中學到教訓,沒有一個美國領導者願意承受一個“who lost Taiwan”的指責。所以在短期內,雖然川普不是一個民主價值的信仰者,但是美國國內對民主台灣的支持,不會讓美國對台灣民主價值的承諾產生改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