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itute of European and American Studies (IEAS)Conference-English Version
E.U. & U.S. Public Policy Forum Conference
    1. PRINT

    2. BACK

  • Publish Date:2016/11/15
    Modify Date:2016/11/15

現代希臘悲劇又一章:飲鴆止渴?

李貴英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


(E-mail: cathyli2@scu.edu.tw)

 

  2015年6月底至8月底,希臘像是走刀梯一般,一步一步走向懸崖的邊緣。6月30日希臘本應償還IMF約15.5億歐元的債務,但是違約。希臘卻搶先一步在6月27日宣布公投,在短短9天的期間內倉促訴諸民意。希臘民眾沉浸在反撙節的情緒中,7月5日公投的結果並不令人意外,高達61.31%的選民反對債權人所提的紓困方案,遠遠超過38.69%的支持票。

一、希臘公投:飲鴆止渴

  希臘公投是政治操作,結果是反撙節的情緒性抒發。希臘執政者美其名為爭取談判籌碼。激情過後,回歸理性,真正的問題解決了嗎?

  答案是沒有,甚至雪上加霜。希臘公投結果導致了兩週來的資本管制、銀行閉戶、股市休市、每天平均60家的廠商關門、超過600名的民眾因而失業。真正受害的是希臘經濟與希臘人民,經濟情況更進一步惡化。7月至8月一連串的債務到期,希臘面臨還款考驗接踵而至(註一)。至於希臘紓困貸款的申請,還要看歐盟、歐洲中央銀行(ECB),以及IMF的臉色。7月底國際信評機構(穆迪)又將檢討希臘主權債信評等,結果勢必衝擊8月5日希臘26週國庫卷的標售。希臘的國際債信更加不良,更難舉債,舉債成本更高。

  公投結果出爐後,許多專家或市場分析師預測希臘退出歐元區(Grexit)的機率大增,評估退出的可能性提高50% 到75%不等。根據評估,希臘退出歐元區對債權人直接帶來的衝擊約2270億歐元,相當於歐元區GDP的2.3%。各界開始擔憂希臘退出歐元區可能造成骨牌效應。但是此次希臘債務主要握在ECB、歐洲穩定基金(ESM),與IMF手上。與2009年希臘債務危機的情況不同,當時主要是由金融機構持有債權。經過數年來的努力,ECB已建立金融防火牆以茲因應,例如直接貨幣交易(OMT)、ESM、QE(尤其是今年3月啟動的QE購債計畫)等工具,此次縱使希臘倒債,也不會影響到流動性,也不會造成系統性風險,對國際市場雖有影響,但影響有限,時間也不長。其他歐豬國家財務也已改善,不需要跟希臘一樣違約,骨牌效應不至於發生。

  球,已不在希臘這一邊。脫歐或留歐,也不是希臘說了算。希臘留歐要付出痛苦的代價,但是脫歐恐怕要賠上整個國家經濟崩盤的命運,從此一蹶不振。希臘心知肚明,歐盟更是了然於心。希臘爭取到更好的談判籌碼了嗎?還是公投結果反而授歐盟以柄,掐住希臘的咽喉?

二、希臘「留歐」的代價浮上檯面

  籠罩在債台高築與經濟困頓的陰影下,公投並沒有為希臘爭取到更好的談判籌碼。相反的,希臘政府挾民意以為後盾的結果,反而激怒了被打臉的德國,端出了強硬的姿態,明白表示堅拒債務減記,並要求希臘加強改革方案,否則就讓希臘暫時脫離歐元區五年。一般歐洲民眾,也對希臘失去耐心,不願再為不思改革的希臘填補債務黑洞。讓「黑天鵝」脫歐,也不失為短空長多的好方法。

  希臘在限期前提交長達13頁新的紓困申請方案,承諾「立即實施」緊縮改革以換取紓困資金。不但對於被公投否決的債權人舊方案,近乎照單全收,某些措施甚至更為緊縮與嚴苛。希臘總理齊普拉斯與新任財長查卡洛托斯兩人都明確表示希臘希望留在歐元區,且均未要求減債,顯示希臘態度已明確軟化。新方案的內容與債權人6月底的要求幾乎一致,尤其是新方案中所包含的減少退休金支出與增稅,和債權人於6月提出的方案相當類似,例如未來三年的基本財政預算盈餘目標(註二)、減低目前高達GDP 180%的公共債務(但沒有細節)、增值稅三級稅率改革(註三)、企業稅率由將26% 增至28%、奢侈稅由10% 調高到13%、政府雇員薪資逐年減少、進行退休金改革,2002年將基本退休年齡由男65歲、女60歲,一律提高至67歲等,都與舊方案相同。希臘原本在談判中堅拒的取消外島增值稅優惠,亦讓步改為接受,但提議漸進式實行,而不是立即實施(註四)。電力公司、港口與地區機場等國有資產民營化,也加上具體時間表(註五)。新方案建議2019年底完全取消貧窮退休人士的額外補助,比債權人要求早了一年。此外,希臘提議削減軍事開支幅度,今年削減1億歐元軍費,明年再減2億歐元。希臘並且主張重組債務結構,同時提出一項350億歐元的成長方案以刺激經濟復甦。新方案為的是向歐洲穩定機制(ESM)申請提供為期三年535億歐元的紓困貸款(註六),同時在短期內避免ECB對希臘的緊急流動性援助(ELA)生變。當然,更重要的是,為了希臘繼續留歐,不得不付出相當的代價。

  三大債權人IMF、ECB與歐盟,首先初步評估希臘新方案是否可行。歐元區財長似對希臘失去信任感,對新提案的可行性多有疑慮;德國財長的態度尤為強硬,似有不同意新方案的傾向。數月來希臘反覆無常的談判態度,加上希臘公投的結果,致使達成第三輪紓困協議增添變數。歐盟與希臘能否各退一步,達成妥協,將是關鍵所在。

  希臘沉疴已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苟為不畜,終身不得」。在撙節的緊箍咒之下,希臘若能留歐,未來的改革之路,勢必艱辛、痛苦與漫長。但是脫歐,即使是暫時脫歐,也勢必是希臘難以承受之重。

(★註記:本文完成於歐元區財長會議結論之前)

附註

註一:7月13日希臘須償還IMF約4.5億歐元貸款,7月20日須償還ECB約35億歐元公債本息,8月5日前須償還IMF約1.75億貸款利息,8月20日須償還ECB約14億歐元公債本息。
註二:原定今年目標盈餘為GDP的1%,並在明年及後年遞增至2%及3%,2018年前達到3.5%。
註三:提高增值稅,稅率定為23%;食品、水及能源等稅率13%;醫療物品及書籍等稅率6%。目標每年增加的收入相等於GDP 1%。
註四:希臘提議10月起由旅遊區島嶼開始,逐步削減外島的稅務優惠,包括廢除增值稅豁免,於2016年底完成。
註五:例如在10月前出售政府持有電訊商希臘電信(OTE)的剩餘股份;10月前把比雷埃夫斯及塞薩洛尼基的港口民營化。
註六:不過根據歐元區財政部長會議彙整的文件,歐元集團評估希臘新紓困計畫的融資需求為820億到860億歐元。

 

TOP